更要让无资质的小厂无处藏身

2020-11-21 19:30

承诺书下方,附有5款电动车的图片,其中3款是店家承诺可以上牌的车型。“如果想买跑得快的超标车,行不行?”

翁小平建议,肃清电动车生产环节,不仅要监管好正规厂家,更要让无资质的小厂无处藏身,把好整个产品供应关。此外,还应在销售环节建立动态巡查机制,严查销售超标车的商家。“毕竟,购买超标车的消费者,不会去举报卖车的商家。”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仔细一看,小伙子说的“那张表”,实则是一份承诺书——“2017年7月14日,本市颁布了第四批电动车目录。我店郑重承诺,诚信经营,所售车型严格按目录标准执行,绝不卖超标车。”

记者离开该店后,又相继到武昌南湖、汉口三阳路等多家电动车销售点探访,发现为电动车解除限速的方式五花八门。

免责声明:

店里一名穿红色上衣的中年男子回答:“要么躲着用,要么套个牌。”

红衣中年男子接着劝说,电动车不像汽车一样需要年审,限速器拆了没有人管。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这是一家不到30平方米的临街门面,店里摆放着20余款电动车。“能上牌的只有3款,你去看墙上的那张表。”店门前,身穿白色上衣的小伙子忙着帮人修车,“剩下的都是超标车,上不了正规牌照。”

记者了解到,2013年10月,武汉市开始禁止超标电动车在三环内通行。当时,该市邮政快递行业98%的电动车都是超标车,面临巨大冲击。该市邮政管理局联合市政府法制办、市交委、市交管局等有关部门专题调研,建议对邮政快递行业超标电动自行车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允许上路行驶,以“人车配对、统一车型、统一标识、统一颜色、统一编号”的方式管理。最终,该方案并未实现。

如今,虽然快递和外卖行业的超标电动车也逐渐被淘汰,但大多数都摇身一变,变成了悬挂着正规号牌的“隐形超标车”。

一时间,正规厂家严格按照“国标”生产的电动车不受欢迎,一些无资质小厂违规生产的超标车,反倒占据了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很多超标车都是拼装起来的,电机、车架是旧件翻新的,车身塑料要薄一些,制动装置也是偷工减料,销售价格要便宜近千元。”翁小平介绍,销售方追求更多利润,消费者安全意识也没有跟上,为超标车的野蛮生长提供了土壤。

最常见的是,剪断隐藏在车后架下面的限速线。有的限速线插头位于车座下方,可以自行拔掉。有的甚至还可以通过隐藏按钮切换模式,将限速打开或关闭。

翁小平向记者透露:“2010年前后,我们省有17家电动车生产企业,到现在只剩下我们一家了。”全面禁止生产销售超标车时,参照的还是国家1999年颁布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相比实际需求,这个标准有些落后,而且绝大多数指标都不是强制性。

见记者举棋不定,红衣中年男子继续说:“你先买个合标电动车上牌,然后我们帮你把限速器一拆,照样可以跑得飞快。”“一分钟就可以给你搞定。”白衣小伙子搭腔,并指着一台销售目录里的电动车说,“这辆车,限速器一拆,时速能到100公里。”

湖北圣宝龙电动车有限公司负责人翁小平介绍,按照国家标准生产的电动车在出厂时都加装了限速装置,可以在时速达到20公里后不再加速,但由于限速系统和动力系统相对独立,且国家技术标准中没有“防篡改”的要求,部分生产厂家为了迎合市场,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出厂时的产品是合规的,但使用者自己去解除限速,生产厂家就管不了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快递小哥坦言,快递和外卖的从业人员都是按派单量计算工资,如果按照20公里的时速骑行,一天的派单量起码要打七折,一个月下来,要少赚两千多元。“就算买一台新的电动车,也只要三千块钱。”